罗望子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公立医院试改焦点未明地方利益分权卫生部门

时间:2022-04-25 来源网站:罗望子财经网

公立医院试改焦点未明 地方利益分权卫生部门

公立医院试改焦点未明 地方利益分权卫生部门 更新时间:2010-2-28 0:10:48   外界一度认为已经搁浅的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指导意见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2月23日,卫生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并同时公布了16个公立医院试点城市,在试点过程中,各地该如何落实补偿机制、管办分离以及社会资本的进入,仍然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此前各地已悄然进行探索,改革过程中存在着包括地方和中央利益、地方多方利益之间的博弈,深藏着不同利益阶层的不同诉求……  焦点问题未明确  与预期的出台时间相比,此次指导意见的出台确实晚了几个月。据2009年公布的新医改方案,公立医院改革作为医改五大改革重点之一,其出台指导意见的时间原定于2009年底。  但之后,全国不同地区公立医院复杂的权属关系以及随之而来的补偿机制不到位,令方案不得不延期。  根据该指导意见,公立医院在坚持公益性的前提下,主要有六方面的任务。而作为改革中直接触及公立医院以及相关部门利益的管理体制、补偿机制的改革依然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但是对于管办分离的具体形式、取消药品加成后对于公立医院如何补偿等关键问题,整个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而是要求各地去探索。  “仅凭政府的一纸文件,不可能把公立医院改革这么大的事情一下子说明白。目前的指导意见,应该说给出了公立医院改革的方向,但是也给地方留出了足够的探索空间。”中国医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教授刘国恩如是评价该意见。  2月23日,卫生部确立了上海等16个城市为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作为公立医院试点改革长期跟踪、观察、评估的对象。  已有的经验表明,在公立医院的改革过程中,无论是政策的制定、确定试点城市还是最后改革的推进,都离不开各方利益的博弈,特别是在触及各方直接利益的公立医院的官办分离以及补偿机制的实行方面。  管办分离成疑难杂症  长期以来,我国卫生部门扮演的医院管办双重角色一向被社会所诟病。  “在我国,卫生部门既负责医院的监管,同时又负责医院的人事任命等方面的管理工作,可以说卫生部门既是教练员又是裁判,这就难免存在医院出现问题时卫生部门护短的可能。”中国新医改课题组组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表示,所谓的管办分离就是改变这种卫生部门既是监督者又是管理者的状态。  而此次出台的意见直指“医疗服务监管职能与医疗机构举办职能分开”,并表示“有条件的地区可以设立专门的机构,负责公立医院的资产管理、财务监管和医院主要负责人的聘任”,直接触及了各级卫生主管部门的权力格局。  事实上,早在2007年12月胡锦涛主席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着重提到了公立医院的管办分离。而在公立医院改革意见出台之前,一些地方的公立医院改革已经在悄然进行。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些自己的模式,如上海模式、南京鼓楼医院模式以及无锡模式等。  这些模式或成立了医院管理局,或与社会资本相结合实行产权的转换,实现了医院的管办分离。但是据相关人士透露,事实上一些模式由于触动了一些主管部门的利益,因此并不被看好。  今年1月,成都市成立了副省级城市医院管理局,属市国资委旗下一个相对独立的机构,主要负责组织所属医院实施医疗发展规划,管理公立医院的人、财、物,推进所属医院探索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目前成都市政府已先期将市卫生局所属的20家医院划转给其管理。  一位熟悉医改的人士称,由于像成都这样的改革把医院划出了卫生系统的监管范围,这种划转就引起了一些异议。但是在改革过程中,某些部门利益的被剥夺,以及部门利益之间的协调必然是不可避免的。  补偿机制仍存疑  上述熟悉医改的人士告诉记者,此前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迟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相关各方一直声称补偿不到位。  此前我国公立医院主要通过服务收费、药品加成以及政府补助三个渠道获得补偿。其中,国家只允许医院在药品销售上加成15%。但是从2006年开始,我国公立医院实行药品的集中招标采购以来,中标药品价格实际上比市场上流通药品价格高出不少。  “同样一种药品的价格在公立医院可能要15元,到了药店可能就三五块钱。”上述人士表示。  而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便是取消药品加成,也就是实现药品的零差率,以此试图实现改变以药养医的机制。  上述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如果取消药品加成后,由政府补助财政补贴给医院一方,那实际上等于是由原来的以药养医变成了政府补贴养医。由此,补贴额度的大小也成为了医院是否愿意主动推进改革的重要动力。  但此前有消息显示,事实上无论是在中央层面还是地方层面,在补偿问题上都存在分歧。中央层面,卫生部和财政部之间的补偿额度不一致;而在地方层面,绝大多数地方政府表示无力承担过重的地方公立医院财政补偿。  而在此次出台的指导意见中,具体的补贴办法和额度并没有明确规定。“实际上,政府补贴和药事服务费补偿不足的部分可以通过社会资本的介入来解决。但是目前社会资本介入公立医院的具体方式还需要各地自己去探索。”刘国恩说。  而与补偿医院相对应的另一条路,便是直补患者。但是患者作为个体,显然无法与强大的供方医院进行讨价还价。为此,顾昕表示:“只要我们制造出一个很牛的需方就行了,与作为供给方的医院进行讨价还价。”这个强大的需方就是医保。  2009年,财政部副部长王军在某次例行新闻发布会的讲话中,也曾表示未来医改8500亿的投入,三分之二要投入到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中去,另外的三分之一用来补偿医院。补偿机制的疑难与争议仍将是公立医院改革过程中的焦点。

比特幣交易

欧易okex

okex交易平台app